第四百九十一章 叙平生志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  一路无话,顺利回到了都城。段正明直接带着众人来到了皇宫之中。

    他带着众人来到御书房中,将玄悲跟何邪二人让到上座,又唤内侍们端来茶点。

    等内侍退下后,他带着段家诸人,郑而重之一起向玄悲跟何邪二人行礼,感谢二人仗义相救之恩。

    接下来就是一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彩虹螺圈屁,虽然都只是废话,但这个过程是必不可少的,何邪经此万劫谷一行,已经成了大理段氏最尊贵的客人,从其和玄悲同坐上座,就可见一斑。

    换句话来说,就是何邪快把大理段氏的好感度点满了。

    彩虹屁放完,就该说正事了。

    当下,段正明将那四大恶人之首的青袍人会一阳指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    段家一阳指,截止目前为止,还一直都是世代相传的武功,传子不传女,传嫡不传不传庶,传长不传贤,所以外人肯定不可能学到这门武功。

    这个规矩直到后来段誉的孙子,段智兴一灯大师手中,为了要制住欧阳锋,才破了不传外人的祖规,将这门神功先传给全真派的王重阳,再传于渔樵耕读四大弟子。可是现在,青袍人既然会一阳指,就完全可以断定他是段氏的嫡系子孙了。

    段正明向段正淳道:“淳弟,你猜此人是谁?”

    段正淳摇头道:“我猜不出,难道是天龙寺中有人还俗改装?”

    大理天龙寺乃是皇家寺院,历代大理皇室中人到了晚年,几乎都到这座寺庙里出家为僧,可以看做是大理国的“长老院”。

    保定帝摇头道:“不是,是延庆太子!”

    此言一出,众人都大吃一惊,唯有何邪跟玄悲大师面不改色。

    保定帝看向何邪,解释道:“好叫何少侠知晓,十多年前的上德五年,大理国上德帝段廉义在位,朝中忽生大变,上德帝为奸臣杨义贞所杀,其后上德帝的侄子段寿辉得天龙寺中诸高僧相助,平灭杨义贞。”

    “段寿辉接帝位后,称为上明帝。上明帝不乐为帝,只在位一年,便赴天龙寺出家为僧,将帝位传给在下。当年上德帝本有一个亲子,朝中称为延庆太子,奸臣杨义贞谋朝篡位之际,举国大乱,延庆太子不知去向,人人都以为是给杨义贞杀了。”

    在座的除了玄悲,其余都是段家人,或者是和段家休戚相关的人,而玄悲年长,自然不会不知道这段往事,何邪之前说自己久居深山,这次才刚出世,保定帝这番话,自然是特意向何邪解释的,以示尊重。

    “原来如此,”何邪故作恍然,“这么看来,这四大恶人之首,便是当年的段延庆了?”

    段正淳面色沉重道:“延庆太子早已不在人世,此人多半是冒名招摇。”

    段正明道:“名字可以乱冒,一阳指的功夫却假冒不得。偷师学招之事,武林中原亦寻常,然而这等内功心法,又如何能偷?此人是延庆太子,绝无可疑。”

    段正淳沉思半晌,问道:“那么他是我段家佼佼的人物,何以反而要败坏我家的门风清誉?”

    保定帝叹道:“此人周身残疾,自是性情大异,一切不可以常理度之。何况大理国皇座即由我居之,他自必心怀愤懑,要害得我兄弟俩身败名裂而后快。”

    段正淳道:“大哥登位已久,臣民拥戴,四境升平,别说只是延庆太子出世,就算上德帝复生,也不能再居此位。”

    保定帝摇头道:“皇位本来是延庆太子的,当日只因以为他已身亡,国又不可一日无君,上明帝这才接位,后来又传位给我。延庆太子既然复出,我这皇位便该当还他。”

    此言一出,在座大理众臣面色纷纷大变,跪地苦谏,希望保定帝莫作此想。

    何邪跟玄悲而人对视一眼,然后都是眼观鼻口观心,暂时成了泥塑的菩萨。

    倒是段誉在一边直撇嘴摇头,似是对自己伯父、父亲和一干大臣的虚伪很不以为然。

    何邪看在眼里叹了口气,娃还是年轻啊,政治这玩意儿,就是皇帝的新衣,大家都看破不说破,你以为是众人皆醉你独醒?

    不,是大家在装傻叉,而你很不屑,却是真傻叉。

    最终,段正明在众臣苦谏之下,“勉强”同意再“窃居大宝”一段时日,若那延庆太子愿意改邪归正,并且却有帝王之姿,便还位于他,如若不是,为避免大理国家倾覆,社稷沦丧,他段正明就只好为大理百姓,“厚颜”继续做这个皇帝了。

    为防意外,段正明还当场宣布,封段正淳为皇太弟,他一旦有意外,段正淳立即可继承大宝。

    为感激何邪传功段誉,并且此番救下段誉,避免段氏声誉受损,段正明还要册封何邪为官,盛意拳拳,却被何邪当场拒绝。

    “在下此次出山,乃为解惑而入世,意在走遍河山,为天下苍生寻求一个答案。”何邪肃然道。

    他说得高大上,段正明等立刻不敢多劝。

    “为天下苍生寻求答案?”段誉疑惑道,“何兄,请恕小弟愚钝,你想寻求什么答案?”

    何邪笑了笑:“当今天下,山中禽兽尚可以终老,但身而为人,能得善终者却都算万幸之幸,百姓但求苟活都难以如愿,这难道正常吗?”

    “天下五国,数百年来征战不休,也唯有大理数十年不起兵戈,还算太平。”何邪长身而起,面带悲悯之色,侃侃而谈。“兵祸一起,立刻民不聊生,生灵涂炭,此乃天下第一祸!”

    “武林中人不遵朝廷法度,不服官府管教,即便是正义人士,也时常以武犯禁,若只是匡扶正义则罢,但是事实上,江湖中人大多死于利益或者意气之争,更别提诸多邪魔外道肆无忌惮滥杀无辜,更有甚者便占山为王,口中说是劫富济贫其实就是谋财害命,此乃武祸,为天下第二祸!”

    “无论宋辽,吐蕃西夏,乃至大理,我云游四方,官府欺压百姓,已是寻常之事,为官者大都欺上瞒下,压榨百姓,百姓只好逆来顺受,艰苦度日,此乃官祸,为天下第三祸!”

    “在下此次入世,便是想要找到这三祸的根源所在,想出解决此三祸的方法。若只是在大理为官,只怕这一生都难如愿,此为在下生平之志,还望陛下成全!”

    何邪一番语罢,众人不禁肃然起敬!

    若是何邪在现代社会说这番话,只会招来嘲笑,可在古代,大家还就吃这套。

    “何兄志向高远,如横渠先生在世,必当引何兄为知己!”段誉少年热血,率先激动站了起来。

    横渠先生,就是喊出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那位。  18183小说网79425/47848446.html  .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