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章 屠龙(九)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  “这便是乐郎君伴当的手段?”

    望着厅堂内那一火骁果军的尸体,宇文承基面无表情,语气中也听不出半点怒意。好像死的人和他并无关系,这个问题也就是随口问问,并没有问罪之意。他的相貌和宇文承祥有几分相似,比较起来比宇文承祥更为英俊,尤其是眉宇间没有那股子阴鹫气息。只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宇文承基就比承祥更容易亲近,如果说承祥是

    让人一看就心生厌恶想要远离,承基便是望而生畏,让人想要远远逃离。两兄弟算得上殊途同归,谁也不比谁强多少。承基的相貌固然英俊,可是眼神太过冰冷,再配上一张如同万年冷凝不化冰一般的刻板面孔,就让整个人显得冷漠且不近人情。和宇文承祥不同,后者需要靠着一身盔甲兵器以及部下兵士彰显威风,承基只一人一槊立在那里,便有一股杀气弥漫,让人心生畏惧。这种杀气即便是普通百姓也能感受得到,并且心生惧意。韩家兄弟以及步离

    都是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,对于这种杀气自然感应更强,也更能感受到眼前之人的可怕。即便是面对鱼俱罗的时候,都不曾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压力。乃至步离的巴掌小脸紧绷,眼神中更是流露过刹那的惊慌。她能感受到面前之人的强大,这种强大甚至让她有

    一种窒息的感觉,下意识地想要逃得远远的。此人很厉害,本领只怕并不在乐郎君之下。虽说两人一样傲慢,也一样能给人巨大压力。可是步离能从徐乐的眼神里看到友善、热情乃至悲天悯人,从面前男子的眼睛里

    ,只能看到一种冷漠。在此人眼中,地上这些尸体未必能算作人,或许在他看来,这些只是犬羊一般的牲畜而已。步离并不怕死,她只怕自己死的时候,徐乐不在身边。按说以她的本事,如果现在飞身而出逃之夭夭留下韩家兄弟垫背未尝逃不掉,但是她又不可能扔下他们自己独自逃生,哪怕徐乐不会因此见责,步离也不至于如此凉薄。她吞了口唾沫,脚下轻轻移动,试图找到个最理想的角度,给来人喉咙上开个口子。大不了就来个同归于尽,只要

    能护住其他人,自己死也认了。韩约则挡在了步离前面,以高大如山的身躯以及大盾遮护住步离的身形。自己从小就被当作徐乐助手培养,既然徐乐不在,自己就得顶在前面。韩约向前半步,冷哼一声

    :“两国交战不斩来使,擅自攻杀使者,这便是大隋朝廷的手段?”“这些人并非大隋官军,不过是穿戴了骁果衣甲而已。他们做了什么和朝廷并无牵扯,我也没想为这些鼠辈出头。他们主动上门撩拨,被杀只怪自己艺业不精,与旁人无涉。宇文承祥虽然是某本家兄弟,但是其言行不端败坏宇文家名,理应受家法处置。你们就算杀了他,某也不会多说半句,更不会为他出头。是以这些事你们不必放在心上

    ,也没必要对某分说。”听他言语,似乎根本没把之前发生的一切放在心里,再配上他那冷漠的语气,倒是让这番话颇有几分可信。可是韩约等人毕竟不是三岁孩童,自然知道宇文承基话里有话

    ,这番话冠冕堂皇,必然是藏着其他后招。果然只听其话锋一转,继续说道:“久闻神武乐郎君艺业惊人,就连大名鼎鼎的重瞳无敌鱼俱罗,都死在他的手里。身为斗将,遇到这等豪杰自然不能交臂失之,某此番前来,就是为了和乐郎君比并几合,领教下这位李家第一斗将的手段。如今他既然不在,你们几位倒是可以逃过一劫。某不想落个以强欺弱的名号让人耻笑,不若你们交出

    兵刃,在此等候乐郎君回来。在某和徐乐分出胜负之前,你们的安危由某家负责。”韩约面色一寒,宇文承基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要把自己这一行人缴械软禁,把大家作为人质向徐乐发起挑战。韩约在神武也是侠少之属,对于各种江湖手段心知肚明,也早就见过了那些鬼祟伎俩,对于宇文承基的布置并没觉得有多奇怪。可是对方的态度,分明是把自己这一行人当成蝼蚁,随口吩咐就要自己接受,未免也太过小看天下英雄

    ?若是自己真的依对方所言,整个玄甲骑都会丢光脸面,传扬开去还有什么面目见人?不光是自己丢人,就是徐乐的连面也会受损。韩约宁可自己丢掉性命,也不能让徐乐

    失去面子。明知承基不是等闲之辈,此时为了维护名誉,也只能舍命一战。他将手中大盾重重一戳,空气中飘起点点尘土。韩约厉喝一声:“多谢好意!不过玄甲骑的兵器不是那么好拿的,想要我们交出军刃倒也不难,只要手底下有真才实学,慢

    说是兵器,就连性命也可拿去!可若是自家手段不精,地上这些尸体便是榜样!”宇文承基冷笑一声,黑漆马槊轻轻转动,从竖握变成横持。“不愧是能为李家打下一片基业的精锐,果然有几分精兵气度,单是这份胆气足以让人钦佩。某生来最重英雄豪杰,虽说你们只是伴当,但是既有好汉胆魄,我便把你们当成豪杰看待。你们三个或联手或单打独斗,只要能胜过某一招半式,这江都城内便可肆意横行,某担保没人敢

    伤尔等分毫。可若是你们败了……”他刚刚说到这里,步离的身形已经开始动作。从宇文承基进入厅堂开始,她便在寻找机会出手。宇文承基说些什么,她根本没在意,只盯着宇文承基的眼睛不放。眼见此

    时宇文承基分神,她二话不说立刻出手,匕首直取咽喉。宇文承基仿佛对这一切未曾发觉,两眼紧盯着韩家兄弟,直到步离的匕首即将刺中的刹那他的脚步才微微一动。一步之间匕首已然走空,手中马槊轻轻一捣,槊柄正中步

    离右臂。当啷一声,匕首落地,步离的身形倒飞而出。落地之后的小狼女饶是咬牙死撑,小脸依旧难掩苦楚之色。右臂软塌塌地垂下抬不起来,不问可知方才这一击之下,她的手

    臂已经断折。那对匕首都已经落地,她的左手死死攥住右臂,身体轻微颤抖紧咬牙关,两眼瞪着宇文承基,几乎要喷出火来。除了当初与徐乐交手以外,步离还从未在一招之间就吃这样大亏。玄甲骑自成立以来所战必胜,步离追随在徐乐身边,更是等于有神佛护持,再不曾吃过苦头。是以她胆子越来越大,出手也越来越迅捷。没想到今天撞到铁板,一招之下被宇文承基所伤,心中既气又恨却又无力报仇,只觉得火撞顶梁,咬牙切齿死死瞪着承基不放,恨不得

    找个机会再次向前,哪怕是用牙齿咬,也要生生咬死这个对头。邸店厅堂内,此时已然乱作一团。别看宇文承基嘴上说得像是比武,韩家兄弟都明白,这种情况和沙场争斗没什么区别。稍有退让,就可能赔上性命,根本不可能像比武

    一样遵奉什么规矩。就在步离出手的同时,两兄弟也同时发动。韩约脚下不停,如同奔牛一般,合身向宇文承基撞过去,同时左臂上盘绕的郁垒猛地甩出,铁链挂动风声,在空中甩出个弧线,直取承基后脑。小六在刚才便趁着空档,

    将两支箭插在面前,口内衔了一支再加上弓上那支,前后合计四支雕翎。眼看步离动手,他这边也随之行动。随着一声弓弦响,第一支箭射出,直取承基咽喉。紧接着面前两支箭次第射出,分取前胸、小腹,最后则是口内所衔的箭矢化作一道流星,直奔承基胸膛而去。四支箭虽然射出速度有前有后,可是等到了承基面前时已经己胡算是同时飞至不分先后,本领稍弱些的军将连看清箭矢来路都不容易,更别说

    躲避二字。三人别看没专门操练过分进合击之术,可是毕竟并肩作战多时,彼此之间早有默契。一人行动,另外两人便知道如何配合。随着步离动手,另外两人立刻跟上,彼此之间

    配合娴熟,哪怕是成名斗将,也很难应付这种突如其来的攻击。可是宇文承基却并未露出慌张之色,只是将头一甩避开射向咽喉的箭矢。随后步下一动,另外两箭走空,伸左手向前一探,便将射向自己胸膛的箭抓在手里。右手马槊向

    后一挑,只听一声金铁交鸣声传来,二尺长的槊锋正中“郁垒”铁盾。那面原本砸向承基后脑的盾牌受力变向,转而朝着韩约飞过去。此时韩约的人也即将冲到承基面前,承基将左手箭簇一丢,双手握槊以槊做棒,槊钻朝着盾牌下端一记“枯树盘根”!只听一声闷响,韩约那原本势如破竹的冲击势头受这

    一击之力生生中断,承基与他的身形同时倒退半步。

    宇文承基一声冷哼:“好个小门神,再来!”

    “再来便再来!”韩约一声怒喝,再次向承基猛扑而去,承基则吐气开声,一声大喝声中,槊钻与盾面再次相撞,发出一声闷响,震得人头晕目眩气血翻腾。盾牌背后的韩约,面色一红随后一白,宇文承基的脸上也微微一阵变色!  18183小说网16836/47844898.html  .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