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3章,他死了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  秦淮年在为自己叹气。

    薄唇微抿,盘旋在胸口的情绪矛盾得那样明显。

    得知郝燕有女儿的时候,秦淮年是愤怒的,他有过打算要直接一拍两散,成年人解决某方面的需求而已,他可以再继续养一个新的情人。

    可天底下女人那么多,怎么偏偏就只想要她?

    秦淮年倍感无奈。

    将娱乐会所跟上车的女人丢掉,回到空荡荡的壹号公馆,他还是没忍住大半夜的开车过来……

    只能说,目前为止,他对她的身体还很迷恋。

    秦淮年到现在心里的那团火还没有消散。

    他突然现,自己愤怒的源泉在哪里,他似乎并不在意郝燕生过女儿有过女儿,反倒是在意那个男人是谁!

    秦淮年将手里的烟掐灭,眸里有凌厉的芒,“糖糖的爸爸是谁?”

    郝燕一直也在悄然观察着他。

    她不确定。

    不确定在秦淮年得知自己隐瞒了女儿后,是不是真的还愿意和她继续保持这段关系,毕竟那天晚上,得知真相后他的反应怒不可遏……

    现在他愿意接受,是令她大感意外的。

    他不介意吗?

    脑袋里思绪运转时,陡然听到他这样问出来,郝燕呼吸一顿。

    她手指僵握住。

    郝燕想起五年前的那晚,瞬间犹如置身于冰窖当中。

    那一晚的记忆对她来说是破碎的,也是恐怖的,是她这辈子都永远想要忘记的事情。

    心里像是有一只鼓,在被什么东西敲打着,冰冷的凉意沿着经络血脉蔓延至心头。

    秦淮年俯身,五官被薄雾般的灯光笼罩,漆黑的瞳孔里似乎有阴森的气息,狠戾又沉郁。

    他追问她,“初恋,前男友,dy1an的?糖糖是他的女儿吗?”

    秦淮年想起曾经问过她的初夜。

    当时她回答说是五年前。

    秦淮年又想起她告诉过自己,她和顾东城在五年前分的手……

    算下来时间似乎刚刚好,那么这个孩子会不会是顾东城的?

    这样的念头像针,迎面朝他刺过来。

    秦淮年胸口的情绪横冲直撞。

    “不是!”郝燕摇头。

    如果孩子是顾东城的,那么他们也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。

    更何况,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顾东城把她是做珍宝。

    除了牵手拥抱和亲吻以外,并没有更多的逾越,哪怕在大学时血气方刚的年纪,几乎所有年轻的情侣都在校外同居,他也依然坚守着,想要娶她,给她最好的……

    说到底,她对不起他。

    眼底最深处涌起黯然之色。

    郝燕垂下眼睫,语气很坚定的说,“不是他,和他没有任何关系!”

    秦淮年神色稍微松弛了几分。

    不是顾东城,这样的答案令他心里舒坦了不少。

    他继续问,“不是他,那是谁?”

    郝燕抿起嘴角,内心对于这个话题十分抵触,难以启齿,“只是一场意外……”

    意外?

    秦淮年眸光微敛,打探的语气,“糖糖的爸爸一直没有再出现过?”

    郝燕道,“他死了!很早就死了!”

    五年前,她被袁凤华算计失了清白,那晚上生的噩梦她也不愿意再去回想,更不知道那个疯狂对待自己的男人是谁,也不需要知道,不想知道。

    只当他死了!

    秦淮年:“……”

    他偶然认识糖糖的时候,听到她提到过自己的爸爸,说是去世了,没想到这些全都是真的。

    那样小的孩子,实在可怜。

    直到现在,秦淮年也对糖糖生不出半点不喜。

    每当想起小萝莉咧开嘴呲着一排小牙笑的软糯模样,他的心仿佛就被击中一般,柔软的不可思议。

    不过这也就代表着,这些年来,都是她一个人带着孩子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